四大科技巨头将接受反垄断“灵魂拷问”亚马逊在德遭调查其欧洲业务模式及市场地位或受冲击

亚马逊存在极大的反垄断问题

四大技术巨头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将在当地时间星期三在线聚会,受到美国众议院监管机构的“折磨”。他们将就如何应对反托拉斯的挑战提供证词,以避免命运的分裂。

反托拉斯机构认为,市场领导者通过削弱竞争对手的影响力和能力来占据主要市场地位。

五家科技巨头占标准普尔市值的五分之一

在这四家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除了全球首富以及亚马逊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未参加国会听证会)外,其他首席执行官都非常有经验。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早在2013年就作证。当时,对科技巨头的反对才刚刚开始。立法者的重点是全球税收政策,库克在听证会上毫发无损。

在2018年末举行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Google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也非常“酷”,当时Pichai回答了包括Google数据保护规则在内的问题。

Facebook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之间遭受了10个小时的酷刑。他从容面对自己的祖父母,并对公司如何处理用户的隐私记录充满了智慧。防御。

这次听证会将四大技术巨头召集在一起,反映出两党对技术巨头的垄断的关注日益升级。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按市值计算,美国五家最大公司的总市值,Facebook,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占标准普尔五分之一以上。 500指数,高于一年前的16%。 %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的商业行为可能违反市场公平竞争规则。司法委员会的调查将集中于如何更新反垄断法,以应对数字经济带来的新挑战。听证会后,预计不会做出任何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决,但可能会形成报告和立法建议。这些新法律一旦颁布,将在打击反竞争行为方面对联邦和州监管机构产生深远而持久的影响。

目前,美国技术巨头已经面临美国和外国监管机构提起的诉讼。反托拉斯机构有权命令技术公司的部门划分,并可能更改这些公司的运营模式。

美国法律学者兼审判律师张军对《中国商业报》记者说:“近年来,美国一直呼吁加大对大公司的监管。这与美国面临的反垄断压力非常相似。历史上的电信公司和烟草巨头。尽管出发点不同,但对此的态度也显示出高度的一致性。”

但是,张军律师认为,听证不一定会取得结果。 “这是立法的开始,而不是结束。”他告诉《中国商业报》记者。公司将根据具体协商的结果和局势的进展提起诉讼。”他还说,技术公司还发起了针对议员的大规模游说活动。

公司如何准备回应

由于四家技术巨头的反托拉斯行为不同,因此一场听证会无法深入解决根本问题。尽管如此,公司仍可以就是否愿意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做出承诺。

具体来说,面临最大压力的四家公司是谷歌。 Google的购物搜索工具和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已被欧盟委员会的竞争管理机构罚款。根据最新报告,美国司法部和州检察官也已在法院提起诉讼,涉及Google的搜索和数字广告业务。

去年,Facebook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罚款50亿美元,并且多个州已对Facebook发起联合反托拉斯审查。 Facebook过去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引起了监管机构的特别关注。目前,Facebook共有超过20亿用户,成为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监管机构认为,如果允许收购大公司,将会带来严峻的挑战。

亚马逊还面临着是否垄断市场的问题。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一直在从第三方卖方那里收集有关亚马逊对市场垄断的证据。美国司法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发现,亚马逊使用一些卖家数据来创建自己的产品。

针对苹果的反托拉斯调查将类似于谷歌,例如苹果在应用程序市场上的不透明程序以及来自开发商的30%佣金。 App Store是iPhone和iPad用户下载应用程序的唯一场所。 。

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暗示他们将如何应对反托拉斯挑战。苹果上周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苹果商店收取的佣金标准与其他数字市场参与者的佣金标准基本一致,并且没有超出行业标准。

在库克发布的证词中,苹果计划捍卫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格局。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一份新报告指出,苹果今年第一季度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为46%,并未占据主导地位。其他市场参与者包括华为,三星,LG和谷歌。

Pichai还将就Google在广告行业面临的市场竞争发表声明。他将提到亚马逊,Twitter,Snapchat和Facebook的WhatsApp等平台,这也是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根据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Google仍然是美国数字广告业务比例最高的公司。尽管该机构认为Google的广告收入今年可能会首次下降,但Google目前在数字广告市场中所占份额超过30%。 Facebook和亚马逊的比例分别为22.7%和7.8%。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Bezos)将在听证会上陈述该公司的经营理念,即“尽管亚马逊是一家超大型技术公司,但从开业第一天起,亚马逊的精神就是将自己视为一家小公司。 ,并积极接受客户的监督。”

Facebook可能会使用TikTok等中国新兴的科技公司来捍卫其生存价值。 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曾经说过:“即使Facebook分裂了,中国公司也绝对不会这么做。”她暗示,拆分之后,美国公司将放弃在技术市场上的主导地位。中国公司。

但是Facebook的辩护遭到了反对。华盛顿州议员贾米尔(Pramila Jayapal)说:“这不是一个令人信服的因素,因为没有数据显示中国公司的崛起夺走了美国的市场份额。”

拆分大公司可能对消费者不利

一些议员认为,大型平台的出现扼杀了创新,这值得关注。他们呼吁对反垄断法进行修正。国会共和党议员肯·巴克说:“反托拉斯法是在大型科技公司尚不存在时制定的,但是现在数字经济正面临新的挑战。我们必须更新法律,以确保监管者拥有捍卫工具和资源的能力。公平竞争在市场上。”

巴克还强调,无论听证会的立法者们得出什么结论,都需要注意的问题是,双方是否认为这些技术公司太强大了,以及反托拉斯法的更新是否可以使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各方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的性质决定了其“赢家通吃”的商业模式。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合伙人王欣告诉CBN记者:“除苹果公司外,其他公司都是纯平台公司,很难打破垄断地位。”他还说,苹果公司是一家集成软件和硬件的公司。强大的产品力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并购副总裁罗伯特·金德勒(Robert Kindler)表示:“拆分这些大公司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即使目前有关于隐私和定价的法律法规,拆分也不会影响消费者。有明显的好处,而像亚马逊这样的分拆公司对消费者不利。这些公司在这一流行病中发挥了重要的规模优势。”

本周,包括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在内的科技巨头将宣布其收益。在新的王冠流行的影响下,投资者特别关注科技公司的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投资银行的数据显示,上述科技巨头今年平均上涨了35%,而其他所有标准普尔500强公司的股价平均下跌了5%。

英特尔股价在上周的收益报告后暴跌,该公司表示下一代芯片的发布将被推迟。社交媒体Snapchat的股价在其收益报告发布后也暴跌,原因是在疫情爆发后,使用该应用的用户数量开始减少。

这些公司的财务报告可能表明,大流行期间技术公司的业务总体下降。尽管公司的估值仍然很高,但市场怀疑这种表现能否继续支持公司的高估值。

星展银行分析师邓志坚告诉《 CBN》记者:“预计本季度科技股的平均收入和利润将下降,硬件公司的表现将略好于软件公司。但是,这种流行病的影响将主要发生在第二季度。从下一季度开始,公司业绩将有所改善。”

据国外媒体报道,德国反托拉斯机构的卡特尔办公室正在审查美国电子商务公司亚马逊的业务。这是另一家可能在欧盟受到惩罚的美国互联网巨头。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亚马逊的指控成立,它将不仅遭受巨额罚款,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甚至会对其在欧洲的商业模式和市场地位产生更大的影响。

屡遭反垄断审查

彭博社援引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的报道称,德国联邦卡特尔办公室主席安德烈亚斯·蒙特说,该机构希望调查亚马逊是否阻碍了其他类似服务提供商的平台。蒙特说,对于普通客户来说,亚马逊似乎只是为客户服务的供应商,但实际上,它还为其他零售商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电子平台。

蒙特说办公室已经收到一些投诉。他说,在亚马逊运营的混合平台上,其他企业“也可以访问此门户”,因此亚马逊可以阻碍其竞争对手的发展。 Monte表示,他们希望更多地关注电子商务业务的这一部分,并调查亚马逊平台上的竞争是什么?该行业仍然开放竞争吗?有鉴于此,完全有可能引入正式的调查程序。

这不是亚马逊第一次在国外遇到反托拉斯调查。早在2013年,英国公平贸易办公室和德国联邦卡特尔办公室就亚马逊的定价政策展开了调查。德国在Amazon Marketplace平台上对2,400个第三方经销商进行了调查。这些转售商可以直接在平台上向大型的Amazon用户销售产品,但作为交换,转售商必须遵守Amazon的政策。德国卡特尔办公室认为,这限制了第三方分销商的自由。最后,亚马逊于当年8月修订了对第三方分销商的定价政策,不再禁止分销商以较低的价格在其他地方销售产品。

2014年7月,德国图书贸易协会向德国反托拉斯机构提起申诉,指责亚马逊滥用其主导市场地位。该协会表示,自2014年3月起,亚马逊已延迟德国出版商Bonnier Media Group的实物图书交付,以迫使另一方在出售电子书版权的谈判中接受较低的价格。超过1,000名作家和出版商共同反对亚马逊不断向作家和出版商提供报价,以降低折扣,以低价出售电子书并损害作家的利益。德国舆论几乎以压倒性优势支持传统书商。

今年3月,日本反托拉斯机构公平引证委员会突袭了亚马逊当地办事处,涉嫌违反反托拉斯法,并要求其平台上的第三方卖方承担部分成本并以折扣价出售产品,从而使竞争对手望而却步。

在美国,亚马逊也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多次轰炸。特朗普称亚马逊为“不交税的垄断者”,并指责亚马逊支付少并利用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导致大量美国实体零售商倒闭。

业务风生水起

亚马逊在德国的业务发展非常迅速。德国人口接近8000万,互联网普及率达85%。超过78%的德国在线购物者表示,在线购物的便利性,省力和乐趣是他们喜欢在线购物的原因,而55%的德国在线购物者更喜欢在线购买“特价商品”,这可以进一步降低他们的经济压力。德国人每年在网上消费上的支出约为500亿欧元,并且预计网上消费的增长速度将超过其他欧洲国家/地区。

德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使亚马逊卖家将其用作宝库。亚马逊是德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其时尚和电子产品尤其受欢迎。在过去的几年中,德国在亚马逊全球市场中的份额也持续上升。德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亚马逊第二大市场,约占亚马逊国际市场的15%。亚马逊在德国的年销售额达到120亿美元,其中包括AWS服务的销售额。同时,亚马逊在德国也有相当数量的实体店。 2018年3月,亚马逊德国的月流量约为5.3亿,流量红利巨大。截至去年12月,亚马逊德国站点上的新卖家总数达到75,700。

亚马逊在德国的销售方式非常灵活。为了降低卖方的成本,如果卖方同意亚马逊德国将其库存发送到波兰的捷克仓库,则从德国发货的每种产品都可以节省0.5欧元。一方面,通过将德国库存存储在波兰和捷克共和国,亚马逊可以更有效地管理和分配库存;另一方面,每个交付产品节省的0.5欧元成本可以转移给卖方。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Young Parthenon)发布的“数字购物指数”显示,亚马逊,eBay和eBay分类广告平台占德国电子商务市场的66%。其中,亚马逊和eBay领先于德国所有其他主要的电子商务平台,其他前50名在线零售商甚至无法占据3%的市场份额。亚马逊的市场份额为28.7%,排名第一,eBay的市场份额为22.9%,排名第二,eBay的份额呈缩小趋势,而Amazon的份额呈增长趋势。

目前,Amazon Europe的主要业务是其在欧洲的仓储,完善的物流分销网络以及研发和创新能力以及云计算服务。亚马逊还为欧洲带来了许多就业机会。

各种麻烦不断

由于涉嫌逃税,避税,逃税等问题,亚马逊已被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调查。就在去年,欧盟要求亚马逊向卢森堡支付2.5亿欧元(约合2.94亿美元)的税款。欧盟表示,亚马逊享受了卢森堡政府在2006年至2014年之间给予的税收优惠。该税收优惠政策是一项非法的政府补贴,违反了欧盟的国家补贴法规,这使得依法纳税的反对者难以竞争与亚马逊。欧盟表示,亚马逊的欧洲业务利润的75%并未依法征税。

亚马逊还被指控为“血汗工厂”-英国《卫报》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量亚马逊员工在使用其庞大的存储系统时遭受工伤或意外事故,并且大量员工在失业后失业。意外。 ,收入损失,甚至流离失所。

从去年圣诞节开始,德国的威尔第工会组织员工罢工并向亚马逊施压,要求他们争取更好的工作条件和工人工资。亚马逊当时通过向德国员工提供圣诞节奖金来平息罢工。但是,威尔第工会和亚马逊德国员工的罢工并没有完全结束。

有报道称,亚马逊德国每天销毁价值数万欧元的未售零售商品。这些商品不仅包括无法出售的产品,而且还包括许多处于崭新状态的产品。根据该报告,床垫,平板电脑,手机,冰箱,洗衣机,洗碗机和家具等多种商品被销毁。这导致许多人指责电子商务巨头缺乏责任感,几乎没有为回收做任何努力。德国联邦环境部副部长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丑闻,他说:“这种方法与我们时代不符。”绿色和平组织的一位发言人呼吁采取法律措施,禁止浪费和销毁主要和可用商品。 。

亚马逊的崛起越来越引起反托拉斯社区的关注。一百多年前,供应商要想将货物运输到市场上进行销售,就需要坐火车。亚马逊就像21世纪的铁路。如果个人生产商和零售商想要吸引消费者,则必须访问亚马逊的平台,否则将没有机会。

美国零售业领袖协会( RILA )必须挑战亚马逊和谷歌是否操纵了搜索结果,使传统零售商处于不利地位。

RILA 预计将向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 FTC )提交报告。

RILA 副总裁 Nicholas Ahrens 称:“我们很清楚, FTC 并且不同的相关监管机构应更加关注这些平台公司。我们可以在这里提供帮助。 ”

该贸易集团拥有 超过200名会员,包括百思买,沃尔玛和 Target。RILA 美国成员国的年销售额超过1.5万亿美元,提供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并拥有超过100,000个制造中心和分销中心。

RILA 周日致函 FTC 声称数字革命迫使“激烈的竞争”并扼杀了传统零售商的成长。他们说,亚马逊和谷歌控制着大多数互联网产品搜索者,并可以创造一个“信息瓶颈”,从而可以操纵市场并绕开传统的价格竞争力。

RILA 还质疑亚马逊和谷歌对平台上自己产品的偏好。

该贸易集团指出,应 “我们非常关注亚马逊和谷歌控制大多数互联网产品搜索的命令,并且很容易影响价格和产品信息是否以及如何到达消费者。” 特朗普政府最近增加了对亚马逊和谷歌的反托拉斯审查。 事实上, Facebook ,Google,Amazon和Apple最近都 FTC 的反垄断调查。

本文网址: http://www.mjamazon.cn/d/202091972418_4914_2775336706/home

推荐阅读

tags

最新发布